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嘿,谁给你发东西呢,啥?“醉醺醺的曹磊冒着头凑过来看,蒋烨及时将手机屏幕按掉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 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抱歉,家里有点事,先走了!“

    “诶,一会儿还有活动呢,这么早就??“曹磊还想拉蒋烨,可后者已经拿了车钥匙起身。

    “妈的,怎么说走就走?“曹磊不爽地嘀咕了一下。转身又拿了杯子拐到了别处去玩。

    蒋烨沉着脸上车,关上车门,看了眼四下无人才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只手机,拨了个号码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,蒋少。照片收到了吗?怎么样,是不是拍得还不错?“那边说话的是个男人,声音又尖又细,还透着几分难掩的兴奋,显然是在邀功。

    蒋烨脸色发暗。反问: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把照片发到我公开的那条手机号码上?“

    “这??“那边愣了下,遂听到“啪“地一声,貌似是自己扇巴掌的动静,“哎怪我不长脑子,疏忽了,蒋少您别动气,下回这种低级错误绝对不会再犯!“

    蒋烨蹙眉,似乎并没耐心跟他多纠缠,“后面的事知道怎么办?“

    “知道,您之前都交代过了,绝对没问题!“

    “嗯,那先这样!“

    蒋烨准备挂电话,那边又喊了声“等等!“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事?“

    “嘿嘿,之前说好的钱,您看您什么时候方便安排一下!“

    蒋烨冷笑:“放心,明天十点之前,会有人联系你!“

    挂断电话,蒋烨又在车里坐了会儿,重新掏出刚才那只手机,打开短信收件箱,将那些照片仔仔细细都看了一遍,大概有十来张,张张带脸,且各种角度各部位细节,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“天生马蚤货!“蒋烨嘴角斜勾了一下,将手机合掉扔到旁边,发动车子从停车场飙了出去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天水街宾馆房间,高志强惦着肚子从浴室里出来,满身赘肉遮不住,就腰间裹了条浴巾。

    “哭哭哭,麻痹你哭丧呢哭,劳资刚才没让你爽?“他一边烦躁地点烟一边冲着床头抽泣的女人嚷嚷。

    披头散发的陈佳敏原本裹了条薄毯缩在那哭,见高志强出来,随手抓了旁边的东西就朝他扔过去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。畜生,你不是人!“

    起初只是枕头,衣服,充电器,结果越骂越上火,直接抓了床头柜上的闹钟砸过去。

    高志强躲了一下,闹钟撞到他后边的墙上,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他脸色瞬间阴了下来,叼着烟上去一手扣住陈佳敏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麻痹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敢跟我闹?“

    陈佳敏大概真的被刺激到了,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居然挣脱开,爬起来上去就给了高志强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只听到“啪“的一声,清脆响亮,煽得陈佳敏跟高志强同时都愣了愣,后者脸往一旁偏了下。僵了两秒钟,转过来的时候眼眶已经猩红。

    “跟我动手?“

    “我??“陈佳敏似乎也意识到自己闹过了头,“不,不是??强哥我??“

    “麻痹你居然敢煽劳资耳光?“高志强脸色气得几乎发青,一只脚直接踩到床上,两手掐住陈佳敏的脖子把她摁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叫你煽,麻痹我叫你煽?“

    求生欲迫使陈佳敏两手使劲掰扣她脖子上的手掌,“强??强哥?“可高志强似乎掐红了眼,嘴里骂个不停,手里的劲却越加越大。

    陈佳敏踹着腿扳着手指。脖子上的手掌越收越紧,濒临窒息导致整张脸发红发紫,陈佳敏觉得视线模糊,瞳孔里只印下高志强那张肥腻狰狞的面孔,可她嘴里除了呜呜的声音之外已经挤不出任何字,就在觉得自己要死在这的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强哥,强哥,您在里面吗?“又尖又细的声音。

    已经掐红眼的高志强听到外头的问话,理智总算归笼了一点,手下力道也下意识地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咳?咳咳??“被死死掐住的喉咙突然松了,气流猛地往里灌,呛得陈佳敏连续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谁!“高志强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,辉子!“

    辉子是高志强的司机,也兼保镖和随从,跟了高志强好多年了,算是他最信任的狗腿之一。

    他彻底松开陈佳敏从床上下来,走过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“

    辉子透过高志强肥硕的身子和门缝往屋里瞅了眼,依稀看到陈佳敏捂着自己的喉咙从床上滚下来,身上还没来得及穿衣服,后背都是一条条抓痕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?包哥说要见您!“

    “包忠?“

    “对,他说有事找您,问您什么时候有空!

    高志强直接把烟头踩在房间的地毯上,地毯上瞬间就被烫出一个黑焦的洞。

    他气息还有些喘不匀,顿了下,“下午吧,下午我跟他联系。“

    “行,那我就这么回话了?“

    辉子眼睛又往屋里瞄,里头女人已经抖抖索索把衣服穿上了。

    高志强顺着辉子的视线也往后瞟了下,干脆把门直接拉到最大,“怎么,昨晚让你拍照的时候还没看够?要不送你玩两天?“

    辉子一听赶紧闷头,“不敢不敢,强哥您忙,您忙??“他干笑着打哈哈,从房间门口退到了走廊。

    高志强“嘭“地一声将房门装上。

    辉子哼了声,但没马上走,而是退到楼梯那边坐着,坐了大概几分钟吧,房间那头再度传来动静,门开了,有人从里头冲出来。

    裹着衣服披头散发的陈佳敏跌跌撞撞往外跑,跑到楼梯口的时候见辉子坐那,原本惊恐的眼神突然变得凶戾。

    她狠狠瞪了辉子一眼,抱着东西从他旁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辉子盯着陈佳敏的后影,满脑子想的是昨天给她拍照的画面,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确实不一样,更何况还是陈佳敏这种又马蚤又浪的类型。

    他自个儿往下咽了口气,搓着手跟着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钟盈此前接受精神治疗的病历被曝光,加之她割脉住院,尽管当时竭力封锁了消息。但还是被人发到了网上。

    届时钟盈担任钟氏董事会主席,龙头人物,又是精神病又是自杀的,其负面影响肯定很大,其最直接的反应就体现在钟氏股价上。

    尽管事发之后钟氏第一时间发了声明。声称钟盈患焦躁症的事纯属谣传,可多少有欲盖弥彰的嫌疑,加之很快就有人曝光了钟盈割脉被送医院抢救的事,更加坐实了她抑郁症的事实。

    此后钟氏股价一跌再跌,再联想之前钟寿成去世。钟聿不务正业,蒋老太太身患绝症,一桩桩事情全部摆到一起,网上甚至有人开了好些深扒钟家内情的帖子,从钟老爷子年轻时的风流韵事聊到豆豆的身世,再到公司内部姐弟俩的权益之争,之后又迁出唐曜森和梁桢那些陈年旧事。

    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--外表看似光鲜亮丽的钟家,骨子里其实早就已经烂到根,所以现在老爷子一走,年轻一代根本撑不住局势,短短数月各种弊端尽露,直接影响到了钟氏的利益。

    梁桢一直有留意网上的风向,从曝光钟盈病历开始,到她割脉的事遭遇曝光,再到各路大V和营销公众号都在深扒钟家的内情。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在指向一点--钟家要败了,钟氏也开始走下坡路。

    其实照理也没什么奇怪,现在网友对大家族的感兴趣程度并不亚于一线明星,只是梁桢觉得所有的点都掐得太精准,仿佛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。在实时控制什么时候曝哪一个点,直至把舆论和局面拉到他们想要营造的方向去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有人想要控制言论,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蒋玉茭出院第二天,梁桢抽了个空去了趟南楼。

    虽然老爷子走后两边愈发生疏,但名义上她还是婆婆。

    尽管梁桢去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,可见到蒋玉茭的时候她还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人躺在床上几乎已经不能下楼了,需要两边都有人搀一把才能坐起来,但坐也坐不了几分钟,病痛的折磨让她好像一夜就能老十岁。

    以前总是盘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也没办法打理,乱七八糟地堆在头上,散开之后发现头皮露得更多。

    梁桢之前在草地上捡到的那支针剂,其副作用之一就是大量的脱发,但对抗癌痛很有作用,但显然现在已经没多大用处。

    梁桢在南楼呆了个把小时,老太太很吃力地跟她聊了几句,之后就因为难忍的腹痛而没办法跟她再多说一个字,痛到极点的时候她会在床上打滚,嘴里哼哧哼哧发着呻吟。

    小芸再去叫医生。

    蒋玉茭不愿意住院,所以钟盈只能另外聘了医疗团队守在南楼。

    梁桢看到医生过来给老太太打了两针,针剂上是英文字母,梁桢虽然看不懂,但猜测应该是止痛镇定的功能。

    果然两针打下去之后老太太的疼痛症状减轻了很多,但整个人的精神却愈发差,不出几分钟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梁桢经历了梁波的死,钟寿成的死,其实她挺讨厌这样的场面,看着一条生命在病痛面前一点点耗尽,却无能为力,尽管也知道这是自然规律,生老病死,可还是觉得难受,甚至压抑。

    梁桢没呆多久,蒋玉茭睡了之外她就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
Copyright (C) 2020 笔下文学网(bxwx8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笔下文学网提供网友发布的玄幻小说,武侠小说,言情小说,网游小说,军事小说,历史小说,等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TXT阅读
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,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,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及书库评论均属作者或读者其个人观点和兴趣,与本站立场无关